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之社会保障篇 | 维权案例之一

2020-08-28
33




我国宪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社会保障是保障人民生活、调节社会分配的一项基本制度,是国家为社会成员提供一系列基本生活保障,使其在年老、疾病、失业及丧失劳动能力等情况下,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和服务的制度安排。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按照兜底线、织密网、建机制的要求,全面建成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

  老年人优待是政府和社会在做好公民社会保障和基本公共服务的基础上,在医、食、住、用、行、娱等方面,积极为老年人提供的各种形式的经济补贴、优先优惠和便利服务。做好老年人优待工作,是增进老年人福祉的重要举措,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老年人维权服务优待是老年人优待的重要组成部分。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快速发展,老年人权益保护面临挑战,侵害老年人权益的现象时有发生。近日,2019年全国老年维权十大典型案例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会上公布了2019年全国老年维权十大典型案例。

本次发布的案例涉及到当前在老年人权益保护中较为突出的赡养、住房、养老金、婚姻自由、土地承包等方面问题,同时,也有老年人涉及民间借贷纠纷、非法集资、诈骗等社会关注度高的热点问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警示意义。

  本期“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专版将聚焦这些典型维权案例,通过发布案例,以案释法,对基本案情介绍、法院处理结果和案例分析进行点评的方式,为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提供具体指导,提醒广大老年人强化风险意识,提升维权能力,维护自身权益,扩大“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社会效果,呼吁全社会关注关爱关心老年人,努力营造敬老、尊老、爱老的良好社会氛围。



案例一
涉老民间借贷纠纷


  1.基本案情。老人赵某芝年近八十,因儿子儿媳陈某、赵某杰盖新房急需用钱,老人将自己的农村房屋出售,所得四万五千元借给儿子儿媳使用。同时,该村村民刘某曾向老人赵某芝借了六千元,刘某还款时交给了赵某芝的儿子陈某。现赵某芝一人居住在养老院中,没有了生活来源,儿子儿媳也未尽到赡养义务。老人要求儿子儿媳归还卖房款四万五千元和刘某的还款六千元,儿子儿媳却以老人没有借条、借据等借款凭证以及代收的证据为由,拒绝归还。赵某芝向法院起诉儿子陈某、儿媳赵某杰,并提供了录音作为证据。该录音中陈某承认未向老人归还卖房款四万五千元,但对刘某的六千元还款表示不知情。

  2.处理结果。一审法院认为,录音材料中陈某承认了欠款四万五千元,该事实应当予以认定;并指出从公序良俗角度来讲不能将父母对儿女的资助认定为理所当然的赠与,在父母未明确表示赠予的情况下,应视为以帮助为目的的临时性资金出借,子女应负有偿还义务。因此,判定被告陈某、赵某杰对该款项向老人归还。就刘某的还款六千元,由于现有的证据无法证明,老人的该项主张无法得以支持。最终,一审法院判定:(1)被告陈某、赵某杰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返还赵某芝借款四万五千元;(2)驳回赵某芝的其他诉讼请求。

  陈某、赵某杰不服,向上级人民法院提起二审诉讼。二审法院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判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3.案例分析。证据意识薄弱,是老年人维权受阻的一大“痛点”、“难点”。在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特别是家庭成员内部借贷,往往因为没有借据、借条等借款凭证导致维权陷入困境。一方面,老年人在借款时应当谨慎考察,注意留存借据、借条等借款凭证;另一方面,老年人可以充分利用录音、录像等证据方式,为维权添加胜算“筹码”。




案例二

老年人赡养权益保护


  1.基本案情。老人张某秀有四个子女,自老伴去世后因年事已高、体弱多病,难以独自生活,子女未尽赡养义务。张某秀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四子女履行赡养老人的义务。

  一审法院查明,原告张某秀年迈体弱且老伴已逝,生活确已无法自理,四子女协商提出了轮流赡养老人的计划,但因为琐事产生矛盾没有按计划执行,原告张某秀只得暂时居住在二女儿魏某花家里。原告张某秀向法院提出了三个请求:一是请求法院判令四被告每月支付赡养费5000元(经法院调解后改为400元);二是希望继续在二女儿魏某花家里居住;三是要求今后因自己生病治疗产生的开支由四被告均摊。一审法院判定老人张某秀胜诉。除二女儿魏某花外,张某秀的其他三子女不服,于是上诉到上级人民法院,请求法院撤销每月支付赡养费400元的判决,改判老人张某秀轮流到子女家中生活。

  2.处理结果。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有关规定,结合老人本人意愿以及当地物价水平,判决:(1)原告张某秀继续跟随被告魏某花生活,日常生活起居由被告魏某花具体照料,被告魏某辉、魏某秀、魏某民应时常看望;(2)四被告每人每月支付张某秀赡养费400元;(3)张某秀今后若因病住院治疗的花费,由四被告平均负担。

二审法院指出,子女赡养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法律规定的义务,子女不能以任何理由拒绝承担赡养义务。经过审理认为,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了老人意愿、当地消费水平和子女生活条件,判决并无不当,因此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3.案例分析。赡养老人,让老年人安度晚年,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亦是子女的法定义务。在赡养义务的履行上,一、二审法院除根据老年人的实际需求支持赡养费用给付请求外,同时责令与老人分开生活的三子女“常回家看看”。该判决将精神上慰藉与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的赡养义务内涵密切统一,体现出处理赡养纠纷案件时减少矛盾、调解为主的原则,尊重了老年人的赡养方式选择,彰显了司法对老年人的关怀,对同类赡养纠纷案例的调处具有参考价值。




案例三

老年人住房权益保护


  1.基本案情。老人蒋某侠在自己的二分宅基地上建了住房并将儿子朱某华抚养成人。2008年,朱某华将属于母亲蒋某侠所有的旧屋拆除重建,重建房屋留有两间给年迈的母亲居住。几年后,该房及所在的宅基地被规划为高铁新区道路项目征收范围,在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时,朱某华擅自将母亲居住的房屋和所有的宅基地记录在自己名下,把原本属于母亲的补偿款据为己有。蒋某侠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儿子朱某华归还自己应得的房屋、土地的补偿款。

  2.处理结果。法院审理查明,涉案房屋和宅基地的真正主人都是老人蒋某侠,而老人并未实际获得房屋和土地的补偿款。法院查验核实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及房屋征收清单具体内容后,判令被告朱某华返还老人应得的征收补偿款。

  3.案例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六条规定,老年人自有的或者承租的住房,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侵占,不得擅自改变产权关系或者租赁关系。老年人的房屋是其重要的财产,也是老年人安身立命的根本。成年子女及亲属应当保障老年人能够妥善居住,不得以骗取、强行索取、窃取等方式侵犯老年人的住房权益。人民法院在查明住房产权归属的基础上,保障了老年人基于房屋产权而获得征收补偿的权利,对于维护老年人住房权益的权属内涵具有代表意义。




案例四

老年人婚姻自由权益保护


  1.基本案情。老人尹某军自老伴离世后与同村郭某登记结婚,本想相互陪伴共享晚年,这一愿望却遭到了儿子尹某的强烈反对。其认为父亲自老伴去世不满一年即与郭某交往,子女在情感上不能接受,同时郭某年老多病不能承担起照顾父亲的责任,由此反对二人共同生活。为此事,父子多次发生争吵甚至撕扯殴打,儿子尹某还曾经将郭某赶出家门。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尹某军决定起诉儿子尹某侵犯自己的婚姻自主权,要求人民法院判决尹某不再干涉自己的婚姻生活。

  2.处理结果。法院查明事实后,认定被告尹某的行为阻碍了老人的婚姻自由权,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判决被告尹某立即停止对父亲尹某军婚姻自主权的侵害。

  3.案例分析。婚姻关系作为家庭关系的基础,不仅仅关系老年人自身的幸福,也关涉到财产的分配和家庭的和谐。老年人婚姻在现实生活中常常遭遇子女的不理解甚至阻挠,主要的原因是赡养压力、财产问题和情感因素。老年人的婚姻自由是受法律保护的,本案例中,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依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相关条款,强调任何人干涉老年人的婚姻自主权,无论是何身份、采取何形式,都属于违法行为。这一有力的阐释,有助于明确老年人对自身婚姻的自主地位,厘清子女或他人对老年人婚姻的行为界限,展现了司法机关助力老年人婚姻自由的鲜明态度,对此类纠纷具有借鉴作用。

本版稿件由本报记者 高洋整理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