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 渡

2020-11-27
42

□沈阳 林春生

20200723-203.jpg

余如意在汹涌的洪涛中,拼力抢救李炳华。杨宝威作


  1951年8月初,余如意所在的工程兵第二十二团一连,驻守在朝鲜战场——临津江上的城北里渡口,这里是通往前线的交通要道。由于江上的公路桥被敌机炸毁,一连紧急架起了“堡栏式”木桥,采取夜铺日撤桥板的办法迷惑敌人。随着雨季的到来,江水猛涨,汹湧的江水将桥梁冲垮。为保障渡口畅通,一连则在两岸间架起一条钢索,实行“滑索漕渡”。8月24日,山洪暴发,特大洪水对滑索漕渡造成很大威胁。连队调整了钢索高度,在一排挑选了余如意和六名水性好、身体壮的战士执行试渡任务。他们跳上门桥刚要出发,岸上急步跑来一位夹着皮包的朝鲜人民军上尉军官,要求随门桥过江。因试渡危险性大,连长劝他待试渡成功后再过江。他坚持上门桥过江,送紧急机密文件。连长只好答应他的要求。

  在门桥试渡中,猛烈的浪涛冲击着门桥下面的舟,一会儿浮起,一会儿下落。在驶到江心时,突然一排巨浪袭来,钢丝绳被绷断了,门桥翻沉下去,战士和人民军上尉全部落水。连队立刻组织人员沿江寻找营救。

  在门桥翻沉的瞬间,余如意他们被抛进江里。被巨浪翻卷下去的余如意连呛带灌喝了几口水,挣扎着冒出水面,被水呛得发晕头痛。他顺着水流漂着漂着碰到一块桥板,便半趴在桥板上向岸边划动,突然听到江中有微弱的呼救声:“东木(同志)、东木!”余如意想一定是那位人民军,便向在江水里挣扎的朝鲜同志划去。上尉在水里一沉一浮,还不时发出:“中国——东木——”的呼救声。他奋力地划了过去。

几次接近都被浪头冲开,通过多次努力,终于抓住了他。这时,上尉已处于半昏迷状态,余如意扶他半趴在桥板上,在黑暗中向前摸索,又发现了一块桥板,他顺势把桥板并到一起,托浮着他们两个人。他的体力渐渐不支,上尉的身子也越来越沉,已不能说话了,但腋下却紧紧地夹着灌满水装有重要文件的皮包,上尉的责任感和意志,更加坚定了余如意把他救上来的决心。他一面划着水,一面寻找着靠岸的地方。天渐渐亮了起来,不知漂出了多远,岸上没有一个人影。漂着漂着,忽然听到震天的轰鸣声,不好!余如意曾听连长提醒大家:渡口下游五十多华里有一座大坝,水位落差很大。人员如果冲下大坝,将粉身碎骨。他拼尽全力推着上尉向岸边游去,终于在接近大坝的地方靠了岸。上尉醒过来看到公文包还在,握着他的手,眼里流出了感动的泪花。这时,一位朝鲜“阿爸吉”(老大爷)把他们领到家,“阿妈妮”(老大娘)为他们换上她儿子的干衣服。

上尉带着余如意赶到他的上级机关,才知道上尉的名字叫李炳华,是国家安全部门的军官。上尉把余如意送回部队。这时连队正准备为余如意开追悼会呢!战友们看到他安然无恙地归来,还救了人民军战友,高兴地把他举了起来,为他英勇顽强、冒死营救友军战友的精神所感动。“追悼会”变成了“庆功会”!


来源: